主頁 駭人手法死亡名單相關訊息

------形形色色各種殘酷折磨

 

1. 對已絕食學員的非人折磨

 

   絕食期間被灌鹽水甚至迫害至死

    美國科羅拉多州法輪功學員唐健自敘:1999年12月31日十一位學員在廣州天河公園午餐時被捕。他們被關進天河區的兩個拘留所--天河和棠下拘留所,處以刑事或治安拘留。學員絕食後被強迫灌鹽水。其中一名女學員一次竟被灌了一千克鹽水,慘無人道。幾天後一起被捕的高獻民突然死亡,據公安人員說,高獻民是因絕食幾天,於1月17日中午突然昏迷,送醫院搶救不治死亡。我的第一個反應便是他是被灌鹽水窒息而死的。我曾被關押在天河拘留所,絕食兩天後被灌鹽水,這種可怕經歷至今不堪回憶。

    給絕食抗議的大法學員灌鹽水,其刑罰極其殘忍。我於去年11月25日淩晨1點與其他三十多位大學員在廣州天河區一居民住宅媯L故被抓,然後被關進天河拘留所。我們進行絕食抗議,絕食兩天後一位所長命令四五個男囚犯給我灌鹽水。他們把我按倒在地,銬上腳鐐,把鼻子捏住,不讓呼吸,然後往我嘴媊擖u加了一點水的鹽,不灌完不放手。我幾乎窒息而死,那種痛苦難以描述,若再持續一兩分鐘,後果難以想象。當時只絕食兩天,身體還很健壯,都已感到到了死亡的邊緣,絕食了幾天的人,肯定很難承受這種非人折磨。高獻民的死,是廣州天河區拘留所直接造成,是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不斷加劇的結果。呼籲世界有關組織,調查高獻民案,我願作證天河區拘留所對大法學員所施行的殘酷虐待,讓殺害高獻民的兇手走上被告席。

    2000年1月8日在北京順義縣泥河拘留所3號屋內,一位女功友因上訪,12月7日被關押,由於絕食,被拘留所強行插管灌藥和鹽水,食物,該拘留所讓男犯人強行把她按在地上,由犯人給她插管,鼻子被弄得半天流血不停,後將雙腳帶上腳銬,釘在木板床上。

T o p 

   對絕食七天的學員用非醫用粗塑膠管灌食並拷打

    河北學員的自述:從第七天開始強行灌食。多次用很粗、很硬的塑膠管(不是醫用的插鼻管)強行灌大米粥,米湯,奶粉。有的大法弟子被弄的淚流滿面,鼻子出血。並且還整日銬在操場上。有的弟子身體虛弱,站不住了,她們就把弟子掉起來銬,被銬的有劉彩華。用電棍電孫福雲。拿膠皮棒子打劉菊華。 

T o p 

2. 在近3天沒吃沒喝的情況下,強迫學員在烈日下曬3個多小時

    99年9月9日上午,北京昌平七奡謔洫e所的公安讓學員在近3天沒吃沒喝的情況下在烈日下曬了3個多小時。有的嘔吐出膽汁,有的一身一身地出汗、虛脫,但公安不准他們喝水,不准他們蹲下,勞動號給送來水,公安還給扣下。蹲下就拳打腳踢。還有四人被拖進值班室重打...... 

T o p 

3. 無故闖入村民家中,毆打學員致傷致殘

    山東招遠市金嶺鎮山芋家村的李文南,在7月23日淩晨一點多鍾,被突然闖入家堛煽X個人拉到鎮政府,被五六個人圍成一圈拳打腳踢,幾次被打倒,爬起來又打,直到打得不會動了才送到醫院,經拍片發現胸內出血,治療後出院回家多日不能參加勞動。

    山東招遠市金嶺鎮上劉家村的王翠芹,被鎮政府關押在一個屋子堙A兩個人在身後用膠棒打,兩個人在前面打,其中一人用手堛漁悒期y,另一位姓莊的劈頭蓋臉一頓亂打,感覺整個頭象掉下來似的,臉部全被打腫了,這樣折磨達半小時之久,接著讓她站在磚頭大的爐渣上面,兩肩放上水泥路樁,腿彎成弓型,只要一動就用膠棒狠打,大約又折磨了半個小時。

    山東招遠市金嶺鎮河西於家村的於愛雲等5人,7月21日晚被拉到鎮政府院內,大大小小的幹部家屬蜂湧而至,他們七嘴八舌,一陣冷嘲熱諷之後,就逼迫他們煉功,說讓其煉個夠,先讓他們把胳膊舉到眉前,兩腿成馬步形,不准許動一點,接著就開始拳打腳踢,當學員善意地告訴他們這樣煉功不對時,他們說這是他們編的"法輪功"。當學員不聽不做時,又是一陣毒打,這樣折磨大約持續了二十多分鐘。

T o p 

4. 強迫學員在40多度的瀝青路上赤腳曬燙,直到兩腳被燙熟

    山東招遠市大戶陳家鄉的楊同武,是位78歲的退休老人,被迫在40多度的瀝青路上赤腳曬燙,直到兩腳被燙熟。

T o p

5. 強迫學員跪在磚頭上進行體罰

    山東招遠市大秦家鎮付應霞被迫跪在磚頭上,兩腋下夾著磚頭,腿彎處夾著木棍,直至昏到在地。

T o p 

6. 把學員吊起來毆打直至昏死過去

    山東招遠市南院鎮高家嶺高燕被吊起來毆打,曾三次被打得昏死過去,然後又用涼水潑醒再打。

    遼寧10月15日消息:昨天晚上,新聞聯播過後遼寧省的盤錦市又有17個老學員無故被抓走。遼寧省鞍山市的三名女學員,王偉、胡素之、甯桂英只因是輔導員,9月24日都是在家中無故被抓到鞍山市月明山拘留所。她們三個人因為都表示要堅持煉功,所以被吊在拘留所的暖氣管上毒打了一個晚上。其中王偉學員至今尚未被釋放。

  T o p

7. 強行罰款,吞占學員私有財產

    招遠金礦于英賓哥倆被罰款1萬元;市內劉殿君、周金玲各繳抵押金5000元;楊秀英2000元等等。楊秀英的電腦、劉殿君、陳世環父母的答錄機等等被非法沒收。

    2000年1月29日,山東省勝利油田法輪功學員去公園集體煉功,89人被捕,後大部分學員被罰款2千至2萬元後放回。目前油田領導找法輪功學員談話,要法輪功學員保證不煉了,不保證要罰款幾千到幾萬不等(法輪功學員月收入一般500元至1000元)

    對於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山東譚格莊鎮派出所到大法學員家中搶電視機、拖拉機、耕牛……

  T o p

8. 學員頭上被扣上水桶進行敲打,強迫伸胳膊蹲馬步體罰

    張子芬、溫進偉等人頭上被扣上水桶進行敲打,讓年近60歲的魏其華、魏金芹平伸胳膊蹲馬步從晚上7點一直到深夜等。

  T o p

9. 用鞋刷子打學員的頭,把鞋刷子都打斷了

    鄉政府的一名書記親自動手打人,他用鞋刷子打學員付迎霞的頭,把鞋刷子都打斷了,最後該學員還是買了一把新鞋刷子送還了派出所。

  T o p

10. 強迫學員在凜冽的冬天打赤腳遊街

    2000年1月8日是四川省雙流縣彭家鎮趕場日,當地公安將15名赴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打著赤腳,在凜冽的寒風中街上遊街,街上擠滿了觀看的人群。

    1999年12月22日至25日,初冬的山東,北風呼嘯,穿心透骨,寒氣逼人,氣溫在攝氏零度以下。廣饒縣政府將李橋西村去北京上訪後押回的4個法輪功學員帶手銬遊街,只准穿毛衣,在6天中游遍廣饒縣縣城及各鄉鎮。

T o p 

11. 強迫學員戶外嚴冬罰站,涼水灌全身

    2000年1月8日,在北京順義縣泥河拘留所3號屋內關押了兩位在12月26日公審李昌等4人時去參加旁聽的大法弟子,她們一行5人由北京石景山(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拉回到順義公安局,其中有一位叫程風榮的女士,42歲順義縣人,在公安局被警察反拷在樹上,打嘴巴,並用掃帚抽打頭部和身上,用腳踢身上,雙腿至今留有青紫傷痕,掃帚都被打成二截,打完後還讓她光腳站在雪地上,半蹲式背銬在樹上,稍站不穩就拳腳相加,並用2盆涼水加酒從後勃領灌入全身,衣服濕透,灌入的涼水從身體流出到腳下,雙腳下結上了冰.現程風榮被關押在順義泥河拘留所,和她同去的女功友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體罰,被強迫光腳站在雪地上,雙手反銬在樹上,折磨完後強迫她們吃藥.

    2000年1月19日,在河北唐山市第一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被體罰、歐打,並在溫度?零下15度左右的室外罰站,一些學員的手和身體的其他部位有不同程度的凍傷。

T o p

12. 強迫學員聞便桶

    南陽地區有些學員經常受到監獄管教和同監犯人打罵、污辱,如學員盧洪成到監獄後被強迫彎腰躬身低頭成90度,聞便桶長達4個小時。

T o p

13. 強迫學員在水堛w十幾小時,學員遭溺水昏厥

    一錦州學員的自?:99年10月26日晚,在錦州某看守所堙A我被拳打腳踢,被泡進水池,在水堛w了十幾小時。被溺水昏厥,再踹醒。被毒打全身成紫色。在把我轉交到葫蘆島市公安局臨走前,把我的腦袋浸在了水池堙A我昏了過去。然後又將我踹醒,這樣不斷的對我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肉體折磨。 儘管如此,我還是非常幸運的,因為同其他三百名功友比,他們遭到了更加非人的待遇:毒打、火烤、手銬、電棍等各種刑罰。

T o p

14. 對學員進行毒打、火烤、手銬、電棍等各種刑罰

    被毒打並擰斷手臂:瀋陽市的學員廈淑華、牟玉升兩夫婦,9月26號到北京中辦信訪局上訪,被抓到北京宣武刑事看守所毒打並被擰斷手臂。後來被遣送回瀋陽,絕食了六天,於10月14日才被釋放。

    被打至顱骨爆裂,外膜出血:遼寧大法弟子鄧少松等進京上訪,在京被捕押回茂名看守所,被打至休克,送醫院搶救,醫院診斷為顱骨爆裂,外膜出血。左眼框又黑又腫,且不能進食。目前,茂名還有許多大法弟子被關押在看守所堙C

    被打骨折:浙江省海鹽縣法輪功弟子項進英,10月25日進京上訪遭公安毒打,左胳膊肱骨骨折。

T o p

15. 把學員拷在鐵門上從早上6點一直站到第二天早上9點共27小時

    99年9月16日,大連看守所女監堙A有個學員被他們拷在鐵門上從早上6點一直站到第二天早上9點共27小時才放。期間不讓上廁所。

    99年9月16日,大連看守所女監堙A有個學員被拷在監獄的鐵欄柵上,而且不能完全站起來又不能完全蹲下來,非常難受。也是這樣拷了整整一天,不讓上廁所。

T o p

16. 將學員背對背拷在一起罰站整整兩天時間

    99年9月16日,大連看守所女監堙A有兩個學員被他們背對背拷在一起站了整整兩天時間,由於手拷是越動越緊的,所以每天必由監獄的管教來松三次以上,否則兩隻手就得廢掉。這期間也是不讓上廁所,需由其他學員幫忙和喂飯,為了不給其他學員添麻煩,她們只好絕食。

T o p

17. 在看守所每天被罰做苦工,受盡折磨

    2000年2月13日,來自重慶江北區看守所的報道:每天被罰做苦工,規定進去第一天折疊頭痛粉的外包裝紙盒500個(紙盒上印有"解熱止痛散","重慶藥友制藥有限責任公司"等字樣),第二天折1000個,第三天折1500個,第四天2000個,第五天3000個。少部分功友能折滿當日的數量,有些則不能完成當天的定額。如完不成當天的定額,就用錢買沒折夠數量的紙盒,或被罰到監獄通風口,讓你邊被冷風吹著邊折,多久折完多久睡,如果報廢一張或七、八張外包裝紙就將被罰"吃餃子"(即把漿糊加入紙盒中,教你連紙盒帶漿糊一起吞入腹中)。

T o p

18. 將學員脫光,拿皮管子打臀部;用皮鞋抽打面部,導致聽力失常

    99年10月4日,大連十幾個功友在外煉功,被警察抓住,把他們脫光了,拿皮管子打臀部,打得血肉模糊,再問誰還煉,結果又有5人走出來,被警察用皮鞋抽打面部,後者現在聽力尚未恢復。

T o p

19.受盡24種刑具的折磨,包括老虎凳、籤子插入手指、電椅、用電連接頭頂和肛門通電等

    重慶市輔導總站站長顧志毅,女,60多歲,99年7月19日被抓,在監獄中堅持煉功,受盡24種刑具的折磨,包括老虎凳、籤子插入手指、電椅、用電連接頭頂和肛門通電等。當顧志毅被問及是否還煉法輪功時,她一直堅持說煉。

T o p

20. 將學員強行關進精神病院,進行身體和精神迫害

    廣西法官黃錦春修煉法輪功被關進精神病院已2月:據多維1月8日消息,廣西北海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官黃錦春因修煉法輪功,被當局關進精神病院,除了面對精神病者承受心靈折磨外,每天還被注射安定情緒的麻醉藥品。

    三十四歲的黃錦春是北海市中級法院民事審判庭的法官,他于去年九月到北京和平請願而引起廣西省政法委會負責人強烈不安。去年十一月十五日,兩名公安將他強行送到廣西柳州龍(水替)一家精神病院,並表示這是省公安廳領導人的決定。

    由於被關在精神病院的黃錦春仍堅持煉功,因此院方每天向他注射麻醉藥物使他昏昏欲睡。據知這些藥物具極大副作用,會令思維明顯遲鈍。

    五十三名正常法輪功學員被送進周口店精神病醫院:九九年十二月初,北京房山區五十三名正常法輪功學員被送進周口店精神病醫院達40多天。受盡各種非人折磨。

    北京學員牛京平被關進回龍關精神病醫院:第二天(99年11月4日)上午7點多,我正在洗衣服,來了幾個人說是公安醫院的說要給我檢查身體,就把我拉到了"回龍關醫院"(精神病醫院),安排在20個精神病人的特護間堭j行"住院治療",每日強行灌三次藥,並且在一個大會議室堬梒握F100多個醫護人員對我進行會診,經過半天的檢查,結論正常,期間我真誠地向這些醫護人員介紹了給我身心帶來健康的法輪功。

    我在精神病院被"關押"了整整7天,單位領導接我時,要求醫院給一個診斷醫治證明,醫院不給,並對我說:"你要上訪,還把你關進來!"

    我知道的在這家精神病醫院的其他病房媮棆鬗F4個學員。

    二十餘天強行注射安眠藥:10月12日消息,膠州市會計師事務所的魏華玉和皮鞋三廠的譚桂華因為堅持修煉,被送往精神病醫院,強行注射安眠藥,已有二十餘天。

    南京法輪功學員韓紀珍被關進精神病院:(一位兒子的自?)後來媽被從南京趕去(北京)的警察押回南京,被公安局強行關進南京精神病院(現改名為南京腦科醫院)。開始時醫院拒收,但迫於政府壓力只得收下。醫生說,韓紀珍不是因為精神病住進醫院,而是因為她要煉法輪功所致!在醫院堙A她每天被強迫注射藥物或口服藥物,使她痛苦不堪,全身乏力。家人前去交涉要人,醫生說:"我們也沒有辦法。既然警察把她送進來,我們只得給她藥。不然將來她再去上訪,我們就不好交代了。"

    春節前夕,在家人的一再懇求下,準備回家過個團圓年。誰知只住了兩天,警察又強行把她關進了精神病院,理由是她仍然堅持要煉法輪功,至今仍在醫院受著非人的煎熬。真是天理不容啊。

    一級警督丁健華被送進南京精神病院:據2000年2月20日消息,江蘇省公安廳衛生所所長,一級警督丁健華,女,47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被送進南京市腦科醫院(精神病院)強行用藥,造成反應遲鈍,眼睛視力模糊。目前被關在南京市精神病院六區27床。另外還有三位學員被關在精神病院堙C

    至目前,被送往煙臺市精神病康復中心(設在萊陽)的大法學員已達二十餘人。她(他)們被強行打針吃藥,不吃就給灌,吃完還要張嘴檢查是否真吃下去了。企圖把大法學員的大腦思維打亂。而且還要交昂貴的醫藥費。有青島學員被送往當地精神病院時,醫院拒收,稱"法輪功"學員沒有病,隨後學員被送往設在萊陽的煙臺市精神病康復中心。

T o p

21. 中國新年除夕夜天安門上訪遭毒打拘留

    據法新社2月5日北京報道:星期六,在天安門廣場上,中國警察又踢又打,驅散了一連串的在農曆新年的和平抗議,拘捕了成百上千的被禁的法輪功的成員。

    "我的一個朋友于淩晨1:55左右被抓了。她用手機打電話告訴我,說她和其他2000~3000人被拘捕,"Hannah 李,一個法輪功學員告訴法新社。

    據報道,中國新年除夕,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平靜地煉功,和平請願,打出了"法輪功"、"真善忍"橫幅。警察在廣場上對學員大打出手、拳腳並用。但學員們還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他們堅強的信念和大善大忍之心向世人展示法輪功的威德。廣場地上留有學員的鮮血、衣物、手錶等。午夜過後,至少有三輛大巴士裝滿學員離去,由此估計上千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被毒打拘留。

T o p

22. 外籍學員回中國上訪,仍遭毒打,拘留

    美籍學員周志明99年11月30日去北京上訪,警察問他是否是法輪功學員,他說:"是",隨即被帶到天安門廣場警察局。被五名警察毒打。其中3人同時拳擊他的頭部,其雙眼頓時腫得很高;另外2人踢打身體。隨後警察用一種刑具將其雙手上下銬住,每隔5分鐘還用電棒電擊,如此折磨達半小時之久,後將他投入監獄。

    中國拘捕外籍法輪功學員:華盛頓郵報(2000年2月8日):北京--一個法輪功學員說,至少兩名外籍的被中國禁止的法輪功學員,一個美國人,一個澳大利亞人,他們在周末天安門廣場示威時被中國警方拘捕,拘捕後失去消息。據目擊的法輪功學員說,美國的特蕾西.趙(譯音)和澳大利亞的雪萊.蔣(譯音)是星期六早些時候被警察用巴士帶走的大約100人之中的。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