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媒體聚焦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的迫害

【亞太訊息中心】美國加州聖荷西《信使報》(Mercury News)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刊登記者Jeremy Thomas的文章,介紹舊金山灣區法輪功學員王瀟在中國大陸的親人因修煉法輪功受到的迫害。

文章說,在整個五月份,利弗莫爾市(Livermore)居民王瀟每天都在市立圖書館對過往的民眾講述她的父親、母親及弟弟因修煉法輪功而在中國大陸受到迫害的遭遇,以及許多和她的家人一樣,因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迫害的千千萬萬的人的故事。

王瀟在市立圖書館協助舉辦了為期一個月的「真善忍」國際美展,畫展作品都是由法輪功修煉者所創作的,既展現了法輪功給人們帶來的平靜祥和,又揭露了中共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在美展期間,王瀟每天在畫廊媯o放法輪功的資料。她表示,很多人還不了解法輪功,也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學員在十四年中受到的迫害。「他們都很震驚。」王瀟說,「很多人都會來擁抱我,希望給予我鼓勵。」

王瀟是二零零五年從中國來到美國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她親身經歷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自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誣陷法輪功。在二零一零年間,她的母親宋吉玲,父親王佔所和弟弟王俠因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非法關押。

王瀟的父母自一九九八年開始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由此獲得了身心健康和新生。「煉法輪功的人非常多,」 王瀟說,「當時在中國,走到哪個公園都能看到。」

舊金山法輪功發言人張雪容博士介紹說,法輪功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公開傳出,在之後的七年遍及了全國,當時的政府統計過修煉人數,說至少有七千萬人。

張雪容說,中共因法輪功的迅速發展而深感不安,在一夜之間,從鼓勵中國民眾修煉法輪功轉而殘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派警察在全國各地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張雪容的很多朋友都被關進了勞教所,美滿的家庭就這樣被拆散了。

「這種事情經常發生,」張說,「他們會用任何辦法找到你。」

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還在進行著。大赦國際人權組織說,自一九九九年以來,有至少幾萬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而遭受關押。

「監獄對他們進行了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大赦國際中國問題專家詹姆斯﹒吉莫曼(James Zimmerman) 說:「只要和法輪功有一點聯繫,都可能會受到警察的騷擾。」

王瀟在講到她的家人遭受迫害的遭遇時,眼眶充滿了淚水:「警察搶走了他們的私人物品,家堻Q翻得亂七八糟。我父親是一位律師,可是他卻保護不了自己的人權。」

王瀟的媽媽因為被抓後受到折磨和迫害導致高血壓發作,後在醫院堻Q關押約兩週後釋放;王瀟的父親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不被繼續關押,被迫承認了莫須有的罪名,被判刑四年。今年六十四歲的王佔所應該於二零一四年被釋放,但王瀟擔心父親看不到那一天,因為二零一一年間,她的父親被檢查出肝臟上長了瘤子,人也被折磨得瘦骨嶙峋。

大赦國際的吉莫曼(Zimmerman) 說他聽說了王瀟的故事,他建議大赦國際的分部對這個案例提供幫助。「法輪功被迫害的案例非常多,我們現在的資源無法負責所有的案例。」吉莫曼說。

大赦國際現已幫助營救了多個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在二零零八年獲得釋放的舊金山學員卜東偉。吉莫曼說,如果公眾發出聲音,被關押的人們可能會受到輕一些的折磨。

法輪功發言人張雪容說,美國政府官員寫的呼籲信,曾幫助縮短數個法輪功學員的服刑時間。被釋放後,法輪功學員可以通過美國移民局申請政治庇護。

王瀟已發動了向中國大陸寫信以及向美國政府官員的網上請願活動。她曾寫信給中國大陸的官員以及洛杉磯中領館,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她現在正在尋求國會議員和國務院的幫助營救她的父親。

王瀟介紹說,她是通過父母開始接觸從而修煉法輪功的,現在法輪功已經成為了支撐她走過這段艱難歲月的最大動力。「不管法輪功學員被關到哪堙A受到多嚴酷的迫害,我們仍心存希望,因為我們相信善良終究會戰勝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