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瘋狂:重金、重判、重刑

文/新城

【亞太訊息中心】中共迫害法輪功已進入末日瘋狂階段,這從明慧網最近幾天報導的迫害案例中可以鮮明的看出來。

重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的報導《黑龍江密山市政法委洗腦班正在犯罪》中說,密山政法委向上級承諾在二零一三年「轉化」十名法輪功學員,而黑龍江省政法委許諾完成「轉化」指標後撥給二十萬元的「酬勞」,即每迫害一名法輪功學員就會得到兩萬元,密山政法委遂於二零一三年六月再度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報導中還列舉了兩個例子:洗腦班的惡人找到馬秀芹丈夫的原單位密山市水田良種場,勒索良種場每月拿四千元錢交給洗腦班。而良種場領導找到馬秀芹的兒子,強行讓他兒子先打一個四千元的欠條,單位再從他爸的退休工資埵屆C最後馬秀芹的丈夫被逼無奈向單位補交了四千元錢。另一個例子說的是,洗腦班惡人勒索侯寶華,因侯寶華家境貧寒,實在拿不出錢來,洗腦班惡人就敲詐侯寶華所在鄉政府拿出四千元錢。

這篇報導中還有一個例子更血腥。在密山洗腦班,不法人員威逼大慶法輪功學員魏君簽寫「三書」被拒絕後,就採用恐嚇手段,拿出兩個盒子對魏君說:「你再不簽字,就把你大開膛,把你的器官賣了。」隨後折磨魏君三天三夜不讓睡覺。

重判

同一天明慧網還有一篇報導《四位昆明市法輪功學員被誣判重刑 律師控告法院違法》。報導中說,雲南省祿豐縣法院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對四位昆明市法輪功學員劉曉萍、劉翠仙、彭學萍、冉曉曼進行非法庭審,並當庭非法宣判四人七年半到十年重刑。而重判四位法輪功學員的證據僅僅是因為她們在祿豐縣妥安鎮向村民們贈送了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神韻光盤。一張光盤能判十年徒刑,判決之重,前所未聞。

重刑

還是在九月二十三日,《唐山優秀教師身陷冤獄 妻子懇請關注》的報導中揭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卞麗潮見到妻子時,第一句話就說:「秀珍,每一次見面都可能成為訣別。」六月十四日,石家莊監獄強迫卞麗潮到重體力生產車間第八監區,卞麗潮因心臟病不適合重體力勞動沒答應。六月十五日卞麗潮就遭到七八個犯人的哄抬,致使卞麗潮暈死,左側身體麻木,一夜沒有知覺。而且在這一夜,獄方一個小時拿手電筒照卞麗潮一次,不睜眼強行扒開眼睛。隨後又將他劫持到只有他一個人的嚴管大隊,每天二十六個人用「包夾」酷刑折磨他,形成了獄中獄、牢中牢。

《六旬王淑華被關進天津女子監獄》是明慧網九月二十一日的報導,其中說到,現年六十四歲的天津塘沽渤海石油公司法輪功學員王淑華,因講述法輪功真相遭綁架,隨後被誣判五年,非法劫持在天津女子監獄。她的家屬九月份到天津女子監獄探視她,發現她身上、頭上都用東西包著,只露出少部份臉。王樹華對家人說:這堣韖H前她被非法關押的邪惡監獄還要惡上十倍,自己一度都不想活了……

上述這幾篇文章很能說明問題,中共至今一直沿襲著使用「重金、重判、重刑」的老套路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達到了史無前例之「重」。關於重金,在以往,中共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也是先對其黨徒許以重賞。而且洗腦班還借此機會對法輪功學員及其所在單位進行勒索。過去中共的洗腦班大都是靠地方出資,或靠勒索法輪功學員的資金作為迫害費用,可這次黑龍江政法委竟然許諾給以重金,這重金許諾的背後除了暴露出迫害者的邪惡外,還暴露出了中共要想維持對法輪功的高壓,不靠金錢的大力支撐已經維持不下去了。

我們再從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重判的案例來看。神韻演出被譽為「世界第一秀」,受到世界各族裔民眾的喜愛。贈送這樣的光盤本身就是在弘揚中華文化,何罪之有?然而,中共法官竟然據此重判四位法輪功學員七年半到十年的重刑。為甚麼要判這麼重?中共的目的是想恐嚇贈送神韻光盤的法輪功學員。可是中共的重判中,也暴露出中共惡徒恐懼的心態。對這些中共惡徒來講,對法輪功學員不判這麼重,他們好像就沒有安全感。這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走入末路後的瘋狂表現。

從重判的過程及法庭上的辯護中,也能看出法輪功學員及有良知的世人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抑制。這四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為她們聘請了四名北京律師。從一月初到五月下旬,縣公安局連續十四次剝奪律師會見法輪功學員的權利,可見中共官員的膽怯。在法庭上,按照四位法輪功學員每個人自我辯護、律師辯護、家屬作為訴訟代理人辯護的順序,辯護席上十二位辯護人都從不同角度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功學員與秉持正義的世人所展現出來的膽識,令中共惡徒無還口之力。最後一位律師對法庭人員嚴正指出:「從公訴人提出的證據,到公訴人指控我的當事人‘利用××組織破壞法律實施’這個罪名,整個過程證明,四位法輪功學員並沒有犯罪,真正破壞法律實施的是今天所有參與庭審的公檢法人員,你們才是破壞法律實施,具體破壞了《刑訴法》、《法官法》、《律師法》等。你們明知我們的當事人無罪,卻要假借法律治她們的罪,你們才是在真正犯罪。」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刑罰歷來都很重,為摧殘一個法輪功學員竟然找來二十六個犯人作包夾施以酷刑,足見中共運用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又一次地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在中共惡徒的瘋狂酷刑中,我們看到的正是迫害陷入絕路後,迫害者想用最殘酷的酷刑來彌補他們內心的膽怯,及迫害力量的不足。

現在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日漸式微。特別是薄熙來倒台後引發的效應,快令江澤民集團徹底崩盤。在政治博弈已經失勢的情況下,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唯恐對法輪功的迫害徹底失敗。因為法輪功的反迫害一旦成功,他們不但面臨著被清算的下場,而且在被清算之前,他們就可能會被政治對手扼住喉嚨投入監牢。這才是這些劊子手們最恐懼的。由此看來,江澤民集團不惜使用重金、重判、重刑來維持迫害,正說明他們的末日即將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