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打只幹不說」型官員

文/飛宇

【亞太訊息中心】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有一篇報導,說的是遼寧省朝陽市邪黨書記王明玉,近日對朝陽市公安局下達迫害法輪功的密令,要求「只打、只幹、不說」。此密令已被朝陽市公安局轉發給屬下各分局、警種部門。

就這個密令而言極其邪惡。「只打」說明對法輪功學員的直接迫害方式,這個「打」包含有拳打腳踢以及各種酷刑在內。而「只幹」包括的範圍要廣的多,包括各種迫害方式,例如跟蹤、蹲坑、竊聽、綁架、開除、逮捕、判刑、關進洗腦班及精神病院等,都可歸為「只乾」的範圍。而這個「不說」則更陰險和流氓,不但是偷偷綁架了法輪功學員不告訴他們的親人,而且要求在迫害過程中要完全保持沉默,一方面教唆打手不計任何後果的使用武力摧殘法輪功學員,一方面要求各部門對法輪功的案件一律不得過問。一句「只打只幹不說」將中共官員的流氓嘴臉完全暴露了出來。

其實這個「只打只幹不說」就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江澤民說: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這個迫害政策堙A就包含了「只打只幹不說」,連人都能打死,打死了還不讓查證一下法輪功學員的身份,以便給死者的家人一個交待,這不是典型的「只打只幹不說」嗎?而且在「不說」上,江澤民還有更邪惡的指令,就是「一般不發紅頭文件,只密碼電傳或口頭傳達,不署名,一概說是‘中央批示’」。

這麼多年來,很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官員遵循的就是這樣一個模式,對法輪功學員「只打只幹不說」。例如,最近中共媒體上炒作的被逼作「自我批評」而受到民眾嘲諷的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曾歷任湖南邵陽市委書記;湖南省公安廳廳長;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機關黨委書記;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員會秘書長;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本人是江系迫害法輪功的紅人。他在任期間,積極推動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特別是對邵陽市六四民運勞工維權人士李旺陽的謀殺,更讓人見識他「只打只幹不說」的卑劣本質。

李旺陽曾因一九八九年六四學潮入獄,前後達二十二年。出獄後的李旺陽已經失明失聰。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香港有線新聞台播出了對他的專訪。六月六日,胞妹李旺玲發現他已經死了,而被害死後的李旺陽是被吊在窗戶旁,他的雙腳半曲著地。據邵陽市委一位重量級人物說,李旺陽被殺是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授意的。他說,李旺陽在二零一二年五月底接受香港媒體採訪後,邵陽市政府受到中央政法委嚴厲批評,周本順下令要邵陽立即解決李旺陽,不要再給中央添麻煩。

李旺陽在獄中度過二十二年,始終沒有妥協,被外界稱為「鐵漢」。可是他竟然死在周本順的授意之下。對此,周本順肯定是「只幹不說」了。

如今淪為階下囚的薄熙來也是一個「只打只幹不說」的人物。迫害法輪功初期,他在大連曾對公安局和國安局的人下令說:對法輪功給我往死堿蓮膠a整。還曾對大連公安局領導說:你看這些煉法輪功的這麼團結,這麼有效率,這麼信奉李洪志,不抓不打怎麼辦!你們給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活該!有政府承擔責任。薄熙來對法輪功學員「只打只幹不說」的惡行還包括他指示和參與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這些他更不能對外說了。然而對他的心腹,他卻是心照不宣。王立軍的叛逃將他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牟暴利的罪惡曝光了出來。

然而對法輪功學員「只打只幹不說」的典型人物卻是江澤民、李嵐清、羅幹、曾慶紅、周永康等中共頭面人物。中共掀起的這場對法輪功學員長達十四年的迫害就是在他們的操控下進行的。他們不但要求中共打手對法輪功學員「只打只幹不說」,反過來還誣陷法輪功學員。他們在這方面的「說」比「不說」更陰險與邪惡。他們利用宣傳機器,向民眾造謠法輪功學員不但自殺,而且還殺人,把一心向善,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學員說成是「擾亂社會秩序」、「顛覆國家政權」、「破壞法律實施」的人。其所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對中國人的毒害尤其深遠。

「只打只幹不說」的曝光,將中共官員的罪惡暴露無遺。其實這樣的中共官員太多了,他們在貪污受賄時,在徇私枉法時、在巧取豪奪時、在強拆民房時、在集體嫖娼時……可不都是「只幹不說」嗎?這一次只不過是遼寧朝陽市委書記將之進行了總結後,而專用到法輪功學員身上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