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二零一零年報告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

【亞太訊息中心】在二零一零年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十三次會議上,對中共嚴重的人權侵犯的指控構成了報告一個重要部份。在三名聯合國特派專員遞交的年度調查中,提到了中共對法輪功的人權侵犯還在繼續。

這三名特派專員分別是: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諾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阿斯瑪•賈漢吉爾(Asma Jahangir),和調查世界各地人權捍衛者狀況的聯合國特派專員瑪格瑞特•瑟卡婭(Margaret Sekaggya)。

所有三名專員都向中共當局發出了關於法輪功學員、西藏人、基督徒和新疆人、或那些尋求捍衛自己的法律權利和人權的人士的緊急呼籲。報告原文可從聯合國的官方網址下載(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hrcouncil/13session/reports.htm) 文件號分別為:Manfred Nowak,A/HRC/13/39/Add.1,A/HRC/13/39/Add.5;Asma Jahangir,A/HRC/13/40/Add.1;Margaret Sekaggya,A/HRC/13/22/Add.1。

先前的報告已經提到過律師遭受的迫害,其中一些人在中國由於接了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案子而被關押。瑟卡婭(Sekaggya)女士的報告中則列舉了更多的例子。比如,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瑟卡婭為獲得哈爾濱焦點律師事務所主任韋良月和他的妻子杜永靜的信息,和其他專員一起發出緊急呼籲。在他二十多年的法律執業中,韋良月給本地面臨人權侵犯的人士(包括因為信仰遭到監禁的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瑟卡婭女士說,韋良月和杜永靜被當局關押,不被允許聘請律師代表他們或公開討論他們的案子。瑟卡婭很擔心在羈押期間他們遭到心理或身體虐待。「據報導,兩人都收到官方‘不要公開討論案件’以及‘不要聘請律師代表他們’的警告。」

人權律師張凱和李忠福也遭到迫害。瑟卡婭女士說,審訊期間,他們被威脅不要為法輪功學員案件辯護。「在警察局,張凱雙手被銬吊在一個鐵籠堙A而李忠福則當面被一個警察掌摑。偵詢中他們雙雙被威脅不得為任何法輪功的案子作辯護。」當被釋放時,「他們的雙手滿覆瘀傷及疤痕,更有甚者,張凱的手又腫又麻,而李忠福則有一側耳朵聽力嚴重受損。」

諾瓦克先生的報告中也描述了中國國安人員對無罪人士使用暴力的情形,其中包括中國16名法輪功學員關押期間受傷導致死亡。諾瓦克先生對這些死亡以及其他的騷擾、毆打和酷刑案件要求解釋。這十六名法輪功學員是:胡豔榮、黃富軍、熊正明、白鶴國、宗秀霞、於宙、顧建敏、顧群、范德震、劉權、吳新明、陳玉梅、鐘振福、楊景芬、孫愛梅、和侯麗華。

諾瓦克的報告中還包括了周向陽和王永航的案件。周向陽二零零三年五月被判入獄九年,在獄中,他由於拒絕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而受到嚴重的酷刑折磨,而且被告知只有放棄信仰後才能獲得治療。王永航是前遼寧大連律師,受到過毒打、導致右腳踝骨折。此外,還有一些人因為法輪功相關活動或信仰被酷刑折磨到生命垂危,被單獨關押(小號)數月,或被送入勞教所關押數年。

諾瓦克在報告中寫道:「在我遇到的例子中,中國當局擁有最制度化的方法來打壓異議人士。政治異議人士和人權捍衛者、疑有分離主義傾向的少數民族(尤其是西藏人和維吾爾人),以及信仰團體,如法輪功,經常被指控犯有政治罪,如通過破壞國家統一、顛覆國家政權或非法提供境外個人國家機密罪來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這些人被捕後不僅面臨酷刑折磨的高風險,這個集權國家還常常用判勞教作為政治罪的刑罰。勞教採用了壓制、羞辱和懲罰手段,其目的在於改變被拘禁者的人格以達到破壞他們意志。」

「在中國,很多被拘押者是如此害怕同我談話,即使只是一個一般性的談話,並沒有提到任何危險的問題。哪怕是在可能被視為向聯合國特派專員提起投訴這一點上,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很大的風險。其他有膽量的被拘押者也只是在我保證談話秘密進行、並且在報告個人案例的附錄中不會包括他們的敘述時才同意和我談話。對同我面談的被拘押者進行報復的可能性嚴重影響了我的查訪工作。」

賈漢吉爾女士是宗教和信仰自由問題特派專員。她轉交中共的指控中也包括了有關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在關押期間受傷導致死亡的內容。賈漢吉爾指出:「儘管死亡的情況各異,但所有這些受害者都是法輪功學員,而且他們都是在執法人員的監管下死亡,或者在拘禁釋放後極短的時間內死亡。我們認為這些人被逮捕以至死亡的唯一原因是他們是法輪功學員(而遭到迫害)。」

中共當局對這些報告的典型回應一向是忽略或者否認。

聯合國特派專員報告是最受重視的描述人權狀況的文件之一。這些年度報告是基於收到的指控,以及前一年的調查後相關政府的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