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記者香港公開退黨 譴責中共暴政

【亞太訊息中心】流落香港躲避中共迫害的《人民日報》記者邱明偉,二零零九年八月廿三日召開記者會,譴責中共使用謊言與暴力迫害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各類異議人士,並公開宣布退出中共所有組織,成為中共中央級宣傳機關中首位公開以真名退黨的在職人員。他強調不會屈服於中共暴政。


邱明偉指出近年來中共黑手對海外的滲透更加嚴重

在記者會將要結束前,邱明偉激動地公開聲明:“我在《人民日報》社上班期間,我已經用《人民日報》的工作平台上大紀元網退黨服務中心退過一次黨。現在我公開宣布和共產黨結束一切關係,包括它們的少先隊、共青團、黨組織,結束一切關係。”(錄音

中國人權狀況越來越差

記者會上,香港多個主要電子媒體皆出席。邱明偉表示:“我在《人民日報》社工作這麼多年了,連我都看不到中國的人權有所改善了。他們並沒有兌現他們的諾言,而且人權狀況是越來越差,不但沒有兌現諾言,反而在全世界的注視的目光下,建造了一個龐大的暴力與謊言的工廠。這是典型的、低劣的編造虛假罪名、打擊異議人士的手法,手段極其險惡。居然還不惜一切手段收買記者,幫中共說話,替中共塗脂抹粉。”(錄音

邱明偉表示,他今年早前來港參加七一大遊行及其它活動,回大陸後便遭到一系列打壓,包括受上級排擠、電話被監聽、住所遭到搜查、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然後被扣上勾結敵對勢力等罪名。除了扣上政治帽子外,還有許多不同的手段,“包括逼迫我們在空白的紙張上簽字,簽完字以後,他們可以隨意在上面添加內容,然後他們可以拿著這樣的文件來應對國際社會的聲討,發出所謂的官方聲明。”

受迫害原因涉及調查法輪功

邱明偉表示,由於自己經常調查異見人士個案,有高層人員曾向他透露,今次政治迫害的根本原因,是他曾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及幫過一些法輪功學員。“他說,你居然在內地做了這麼一些的負面調查、土地問題的調查、法輪功問題的調查、投資上問題的調查,包括你還調查地方一些書記貪污腐敗問題,你也調查。他說這些問題都不重要,但是你調查法輪功的個案這個恐怕有點受不起,雖然說你僅僅是調查,還有誰能證明你不是法輪功的這個關連人員?誰能證明你不是法輪功的成員呢?”

他其後才明白,來港參加七一大遊行只是迫害的導火線。“所以好多問題都交織在一起,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今日的局面絕不僅僅是我參加香港的七一大遊行,絕不僅僅是我參加香港的一些會議、會見異議人士就這樣。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判二年或是三年,關我二年、三年無所謂,我出來以後,仍然可以在大陸幫助那些弱勢群體,現在我已經沒這個機會了。因為來香港一系列舉動是導火線,還真是這樣的,以前做的一些個案其實他們已經掌握了,只不過我自己掉以輕心,不知道。那麼也就是說,他們對我這一塊已經痛下決心來一個殺一儆百,因為我居然敢幫助法輪功。所以造成今天這個局面,老賬新賬一起算到我的頭上。”(錄音

目睹法輪功學員被追趕致淹死

邱明偉親述自己目睹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證,包括一名婦女被截訪人員追趕,掉在護城河堬T死了。他說:“那個大姐是四十多歲,被他們那些人截訪,穿著便衣,追著打。因為北京的護城河,它的河沿不會像咱們香港這邊的圍牆這麼高,它的高度是有限的,她慌不擇路呢,最後是掉到河堶情A結果就是淹死了。這個問題不光是我看見了,好多上訪的人都看見了,當時我們感到非常的震驚。我就問圍觀的其他上訪人,我說,他怎麼打你們上訪的打得這麼狠?那個上訪的人告訴我,她是法輪功。”(錄音

邱明偉了解許多當年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情況非常悲慘,衣衫襤褸,居無定所,他深感同情,曾私下提供生活上的幫助,並向上級反映問題。但是,“上級明確的表態,法輪功的問題,你肯定不能碰。他說,別說你不能碰,就是我碰了,恐怕我也‘歇菜’,我們大陸‘歇菜’就是完蛋的意思。”

制止公安暴打遭警告

邱明偉又憶述,有一次他出面制止公安對法輪功學員暴打時遭到警告,“非常明確地,當著我的面警告我,說你不要再糾纏不清了,用了這個詞,說你不要再糾纏不清了,要不你的工作就保不住。他問,你信不信?你替法輪功出頭,把你當作法輪功的總後台,抓起來以後,要關多少年你知道嗎?”

中共文化特務滲透海外媒體

邱明偉指出近年來中共黑手對海外的滲透更加嚴重,“共產黨在海外的文化特務是主要的成員,這些文化特務滲透海外華文報刊、中文網站,隨時替共產黨在國際上對異議人士,包括像我們這種推動民主進程的媒體人,進行詆毀、誹謗。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會把水攪混,讓真正有罪的、迫害的主體逃脫國際媒體的注意。把自己從一個罪惡的劊子手漂白成無罪羔羊,欺騙國際媒體,欺騙國際社會。這種行為跟早期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恐怖主義行為有異曲同工之處。”(錄音

U盤兩次被竊 晚上被跟蹤

逃亡到香港後,邱明偉在北京的住所仍繼續被搜查,而且香港也不安全。他透露,自己的U盤前後在旅館被偷竊過兩次,前天晚上還被跟蹤。

問到是否擔憂家人的安危,他說:“我現在雖然希望我的家人能夠平安,但是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我的愛人現在已經正在接受精神病醫院開出的控制精神病的藥物進行治療,這個有證據,你們可以去醫院調查。你可以想想我的家人面臨一個怎樣的狀態。那麼,這一切都是中共造成的,他們以後再遇到甚麼危險,全部都是中共的責任。”

但邱明偉強調,自己不會屈服於中共暴政,並呼籲國際社會提供協助,並關注他家人的安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