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酒泉監獄的酷刑“繃”

【亞太訊息中心】 甘肅省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四大黑窩,即蘭州監獄、甘肅女子監獄、酒泉監獄、天水監獄。酒泉監獄現今仍然非法關押約22名大法弟子,他們是石敬祥、唐平虎、王會中、黃汝府、黃汝忠、王則興、樊永成、胡尚學、秦德新、李進基、汪立峰、權振威、王文忠、李雪源、南耀明、管真元、肖佔龍、李玉海、毛偉、蔡勇等。劉永春在五監區被迫害致死,張延榮被邪惡殘酷折磨,於2007年8月25日含冤去世。詳情見明慧網相關報導。

一、酷刑“繃”

甘肅省酒泉監獄有一個折磨人的狠毒手段──繃,是歷史上積累下來沿用至今的酷刑。通常在酒泉監獄禁閉室實施,個別是在內看守隊文化室。這種酷刑是把人兩手銬上手銬,再用鐵絲把手銬拉緊,擰在兩邊的暖氣片上,這樣人的兩條胳膊往左右兩個方向拉扯,繃得緊緊的,像是要把人的胳膊從身體上扯掉,非常疼,時間越長越疼,凌晨4、5點是最疼的時候,簡直痛不欲生。

2003年2月底,玉門市大法弟子王效東被邪惡從蘭州監獄轉到酒泉監獄,因為他堅決不配合惡警的指令和要求,拒不認“罪”,當天就被關進禁閉室,王效東絕食抗議,反對迫害,第二天又被關押在內看守隊。2003年4月底,內看隊的宣傳欄堭i貼了一些侮蔑大法的文章,大法學員王效東絕食抗議,在他絕食絕水8天、生命危在旦夕之際,惡警寧唯馨、向科長將王效東在內看隊文化室繃起來一天一夜,三天後,又將其繃了一天一夜。

2003年7月,8名大法學員被邪惡從蘭州監獄轉到酒泉監獄,關進生活區西樓四層所謂隔離區。大法學員呂全義、李玉海,拒不背誦所謂罪犯行為規範,惡警寧唯馨、向科長將呂全義在內看隊文化室繃起來,在禁閉室將李玉海繃起來,酷刑折磨。呂全義在第二天中午被折磨得昏迷過去,內看隊的4個犯人抬胳膊抬腿,把他送到衛生隊,大約半小時呂甦醒後,又將其繃起來。凌晨4、5點鐘,呂全義撕心裂肺的痛苦慘叫響徹整個監獄。

王效東找到寧唯馨,寫出了書面抗議書,抗議對法輪功學員呂全義、李玉海的酷刑摧殘與迫害。半小時後,惡警寧唯馨就將他關進禁閉室繃了三天二夜。

2004年7月,大法學員馬勇、王文忠也被邪惡從蘭州監獄轉到酒泉監獄內看隊。9月底,惡警強迫他們背誦罪犯行為規範,王文忠、馬勇拒不服從,惡警寧唯馨將王文忠關進禁閉室繃起來。王文忠利用放開手銬與惡警談話的機會,從二樓樓道窗口跳下抵制迫害,摔斷一隻胳膊,被送到監獄衛生隊住院,馬勇絕食抗議對王文忠的酷刑折磨,惡警寧唯馨當即將他也繃了起來。

2005年12月1日,張延榮、劉永春等20多名大法學員被邪惡從武威監獄轉到酒泉監獄。酒泉監獄對大法學員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瘋狂迫害。張延榮等幾名大法學員在二監區被強制轉化、不許睡覺、不斷打罵恐嚇。被非法關押在二監區的大法學員申世勇找惡警抗議對大法學員的虐待,並絕食抗議、抵制迫害,也被惡警關進禁閉室用繃酷刑折磨。

二、王則興被迫害精神失常

在酒泉監獄惡警與包夾的長期恐嚇、打罵、折磨下,王則興精神失常、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

王則興,甘肅永昌焦家灣人,被迫害前身體健壯、精神健全,有一個活潑健談能幹的妻子和一個可愛的孩子,一家人都在修煉法輪大法的過程中得到身心的淨化、心性的提高,生活樂融融。王則興雖不識字,但在集體學法中能把《洪吟》完整背下來。99年7月20日邪黨開始迫害大法以後,一家人依然堅定實修、積極投入到講清真相、證實大法中。當悟到應該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去講清真相、維護大法時,儘管家境貧寒,買不起火車票,王則興毅然騎自行車踏上征程。從甘肅永昌到北京3000多公里的路,餓了要著吃,睏了路邊睡,風雨兼程,歷盡千辛萬苦,最終到達了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法輪大法好”。

2002年夫妻倆和同修一道掛橫幅、貼標語、發傳單,一夜之間大法資料遍佈永昌、金昌大街小巷。邪惡非常震驚,瘋狂綁架大法弟子,十二名弟子被非法判刑、劫持到監獄。王則興被劫持期間不配合邪惡的迫害,對惡警的逼問一句也不答。惡警喪心病狂,又打又罵,用瓶子專打他的腳踝骨,腳脖子被打得像大腿一樣粗,看守所的壞人也打罵欺凌,他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2002年12月,王則興被非法關押到蘭州監獄,2003年3月被非法關押到武威監獄,2005年12月1日,被非法關押到酒泉監獄。在武威監獄關押期間,惡警強行拉去做手術,腹部開膛,之後抬到監室不管,不許大法弟子看望、和他說話。致使他身體極其虛弱,吃飯很少,最後已不能行走。2005年12月,他是被架著轉到酒泉監獄的。

酒泉監獄對大法弟子在精神、思想上的迫害摧殘更甚。不放棄信仰的長時間不許睡覺,加上大會、小會惡警瘋狂迫害的造勢,一天24 小時的包夾、強制、打罵,除了包夾的壞人,不許和其他人接觸,隔離封閉在小單間堙A天天不停的播放誣陷大法的資料、影碟,並強制得讓他聽和看。

在惡警與包夾的長期恐嚇、打罵、折磨下,王則興精神失常、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看到警察、犯人進房間都要戰戰兢兢的站起來說領導好。